亚里士多德仝。

*本故事纯属虚构,不可能有雷同


   如有雷同,那我有什么办法*


正----------文✔


*引子*

幽暗的光芒猛刺入瞳孔,如猫眼般极速扩大,将那影子完全摄入脑中……

10秒钟后,病房里恢复了一片漆黑,只是房门还敞开着,诡异的夜风呼啸而入。

有人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问到:“柳笆,你看到吸血鬼了吗?”

“我看到了。”

“上帝啊!”另一个人也颤抖着睁开眼睛,“吸血鬼长什么样子?”

柳笆依然睁大着眼睛,紫色的眸子里荡漾着波光,嘴角微微翘起----“非常迷人!”

“原主宽恕你!”一个满头白发的病友在胸前花着十字,嘴里念念有词,“让吸血鬼下地狱去吧。”

18岁的柳笆穿着睡衣下床,来到子夜的窗前,在病友们怨恨的目光中,她打开了紧闭的玻璃窗。

窗外是一片墓地。

她看到了数百个十字架,密密麻麻的树立在空地上。有的泥土早已被雨水冲走,露出地下浅埋的棺木。一片奇异的白雾笼罩这墓地,几块高大的墓碑宛如站立的死人。她的心重重一沉,这也是病房的窗户永远禁闭的原因。

远处的一棵老愧树上,猫头鹰发出可怕的叫声,扑向墓地里肆虐的老鼠。

柳笆抬起头,一轮月光异常明亮,月光轻轻撒在她苍白的脸上,也照亮了这片荒凉的墓地。

月光照亮的她的嘴角处,隐隐有道红色的血迹。

两年前,16岁的柳笆搬进了这个病房。森鹤外院长说她得了肺痨病,必须要在医院长期修养,否则很难活过20岁。面色苍白的她经常咳血,她常常站在镜子前顾影自怜,院长女儿泉镜花是她唯一的朋友。有时她半夜偷偷打开窗,看着外面荒凉的墓地,感觉有个黑影从地下爬出来,伸出一只雪白修长的手……

他是吸血鬼。

白昼在坟墓中睡眠,夜晚爬到人间作恶,骗取少女们的爱情,吸取少年们的精血----他就在我们中间。

是的,柳笆看到他了。

看见他黑色的头发和眼睛,同样苍白的脸上,有一对鲜红诱人的红唇。

她还要再见到他,投入他的怀抱,轻吻他的红唇。

柳笆光着脚丫走出病房,穿过那道悬空的“天桥”,月光从玻璃顶棚落下,将她冷冷地沐浴了一遍。

正当她等待他的出现时,忽然听到走廊里传来几声惨叫。

凄惨的尖叫响彻夜空,死亡的空气从病房里崩裂而出,飞溅到医院的每个角落。

她的心似乎被挖了出来,扑通扑通在破裂的胸腔外战栗。

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……

战栗在继续,惨叫在继续,吸血鬼在继续。

终于,柳笆挪动步子回到走廊,循着最后那声尖叫的方向,来到有大壁炉的房间里。

壁炉里冒着绿色的碳火,照亮了她的眼睛,也照亮了那个人。

“晚上好,柳笆!”

一张微笑着的嘴唇,一抹淡淡的血迹,一双幽深的目光。

四分零一秒,在柳笆恐惧的尖叫声中,锐利的金属刺破了她的心脏。


初来乍到。

*本故事纯属虚构,不可能有雷同


如有雷同,那我有什么办法*


*引子*


“今夜,他将复活。”


“你说谁?”


“嘘----”牙齿间发出哆嗦的碰撞声,在漆黑的病房里清晰可辨,一个幽幽的年轻女声吟道,“他来了……”


房间里立刻鸦雀无声,几个人全都缩进被窝里。


1秒钟,10秒钟,60秒钟,那个声音渐渐从走廊里传来----“笃、笃、笃”,准确的飘进谢野晶子的耳朵里,她将脸深埋进自己的枕头里,生怕会有一只手掀开她的被子。


“咿呀----”


门轴转动的声音响起,那个脚步声进入了病房,隐隐有道光隔着被窝亮起,但谁都不敢睁开眼睛把头探出被子。


柳笆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了,她感到那个影子就站在自己的床头。影子凑向她的枕边,伸手抚摸她的身体,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被子,却能感受到那双冰凉的手掌。


半个身体几乎要被冻僵,她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,将头伸出自己的被窝。


刹那,时间凝固。